我正在教室里声嘶力竭地为学生讲课。突然裤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上课时我都会习惯性地把手机设成震动。我快速掏出手机瞥了一眼,果然是顾老师打来的,直接挂断,继续讲课。

有学生曾经非常认真地问过我为什么上课时常常望着天花板。我说那是因为老师当时进入了一种忘我的状态,不能自拔。

我讲课时坐在前排的学生都想掏出雨伞遮住自己的脸。因为他们发现老师口若悬河,侃侃而谈时,唾沫横飞,有种下毛毛雨的感觉。

下课回到办公室,我回拨了顾老师的电话。他还是每年那句老话:“明天我的生日,你是班长,组织一下同学们老地方吃饭。”

“顾老师,今年还是我帮您组织同学,明年您还是另找一个同学来组织吧。”我非常小声地把憋在心里很久的话说了出来。

最近几年组织同学们去给顾老师祝寿时我觉得特别为难。老是听到一些风凉话,但我自己都觉得好多话说得很在理。

“如果他不收礼金,让我年年去也没什么。我收入也不高,每年人情世故随礼开支太大了,有点不堪重负了。”

“你们这些当年考上中师中专大学的应该去感谢顾老师。我这初中毕业啥也没考上。当年他对我只有批评没有鼓励,我去感谢他什么?”

我接到他的指令后就会挨个给同学们打电话。一开始大家还踊跃参与,大家对顾老师还心怀尊敬和感激之情。

大家都感觉这顾老师收大家的礼金收得心安理得。同学们家里有任何事他从未有过任何表示。

顾老师听说我不再想帮他组织同学祝寿以后,先是一愣,然后语重心长地说:“永权啊,你是班长,老师又一直是那么关心你,这个小忙你都不愿意再帮老师了吗?”

我听他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也只好硬着头皮说“顾老师我只能尽力去组织,能来多少人,我确实不敢保证。我先去上课了。”

上完课以后,我就挨个给同学们打电话。大多数人都说有事去不了,最后答应同去的只有五个人。

不管别人去不去为顾老师祝寿?也不管其他同学怎么评价顾老师?我这一辈子始终都会把他当作我的恩人。

当年我第一次参加中师中专考试,由于太紧张考场失误没考上中师。好多平时比我差的同学都考上了。

父母都是农民,家里兄弟姐妹又多,没钱同时供那么多孩子上学。父亲早就说过了,我考不上中师就没机会上学了。

在家里呆了暑假两个月,我觉得当农民确实不太适合我。因此我就央求父亲去县城找在县化肥厂当车间主任的堂叔给我在厂里找个临时工干干。

于是父亲就带着我去大路边等过路的班车去县城。父亲手里还拎着一只大红公鸡准备送给堂叔。刚走到等车的地方,就看见顾老师骑着他那辆二八杠永久自行车从县城方向来了。

他看见父亲和我就停下来问我们去哪里。我告诉他去城里找临时工干。他笑着对我父亲说:“你家永权放弃读书太可惜了。他成绩本来是不错的,只是太紧张了没发挥好。你就让他再补习一年一定能考上中师。”

我父亲摇了摇头说:“谢谢顾老师对我家永权的关心。我们家孩子多,永权妈妈又是个老病号,这些年把家里搞得一点余钱没有了。”

顾老师看我父亲态度坚决不同意我补习赶紧对我父亲说:“这样,马上开学了,你让永权来补习,我跟校长说说把学费免了。”

我其实一直对考中师的念想还是没有断,主要是考虑家里的经济情况才被迫放弃的。听顾老师这么一说胸中又燃起了想读中师跳出农门的烈火。

我就央求父亲让我再补习最后一次。经过顾老师这么一劝,我再这么一求他。父亲决定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去补习一年。

父亲其实还是想把作为家中老大的我送出去读书的。他其实当年在部队未能提干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

他看到老师对我这么关心,还要去争取帮我免学费。他觉得对顾老师应该有所表示,于是把那只鸡硬塞进了顾老师自行车前面的筐子里。

顾老师快速把自行车靠好,拎起鸡塞回到父亲手里说:“你们家那么困难,我怎么好意思吃你家的鸡。你们把鸡卖了换点钱可以交永权上补习班的生活费。”

在补习时听同学说顾老师劝校长单独办一个补习班,配备全校最好的师资力量,多去外乡招些补习生来,争取多上中师中专生一炮打响。

校长觉得顾老师主意很好,去区教办向领导汇报以后,汪主任决定把全区成绩好的补习生都集中到我们学校培养。

第二年我们学校这个补习班一炮而红,所有补习生全都考上了中师中专。一所名不见经传的乡村初中在全县一下就出名了。

那一年我也如愿考上了县师范学校。对顾老师我一生都是充满感激之情的,因为如果没有他对我父亲的劝说,我会当一辈子的农民。

后来在读师范期间,我听说顾老师因为补习班班主任工作做得好被提拔为教导主任了。

考上中师以后,我刻苦努力地学习,又被学校保送上了师范学院。在读师院期间听说顾老师又当上了一所乡初中的校长。

在上中师和上师范学院期间我还写过十几封信给顾老师向他汇报我的成绩。可能是走上领导岗位的原因吧,他回了我两三封信也是鼓励我更加努力学习,争取一个好的前途。

由于家里亲戚基本上都是农民,唯一有个堂叔在县城上班也只是个化肥厂的车间主任。他在教育局也没什么认识的人。

我母亲建议我去找顾老师想想办法。我父亲在旁边说:“顾老师只是个乡初中的校长,他管不了你这毕业分配的事。就在家等着吧,教育局分配你在哪所学校,你就去哪所学校上班。”

后来我被分配到了一所区高中教书,没能留在县城。拿到通知时我特别失望,因为有些中师生都分在了县城的小学,我一个本科生却被分在了区高中。

我去顾老师学校看望了他一次。由于还没有上班,没收入,家里还是一样的穷,我是空着双手去的。

我把自己的失望和没带礼物都告诉了顾老师。他说:“你要好好教书,书教好了就有机会调进县城工作。你工作干好了,上级领导是能看到的。就像当年我一样,补习班干好了,就提成了教导主任,后来还当上了校长。”

我觉得在我失望和迷茫时顾老师再次给了我鼓励和支持。感觉自己再次找到了方向,就像顾老师第一次鼓励我补习考上中师一样。

我觉得顾老师就像我生命中的灯塔一样。如果没有他的指引我一定会迷失方向的。

我刚踏进他的校长办公室时叫了他一声顾校长,他连忙阻止我说:“永权你千万别那样叫我,我这一辈子不管职务怎么变化都是你的顾老师。”

中午顾老师在小镇最好的饭店请我吃了一顿饭。他点了那里最好的菜,还劝我喝了一点酒。我从未喝过酒,喝了一小杯酒从脸到脖子都红了。

同桌的副校长,教导主任都来敬顾校长的酒,我看他轻松地就喝下了。临走时我看他对一个女老师说:“张出纳你去把账结了。”

我发现顾老师当上校长后有了不小的变化:比以前更注重穿着打扮了,对饭馆要求更高了,酒量比以前大多了。他初中教我们的时候听说是不怎么喝酒的。

我工作几年以后听说顾老师当上了区教办的主任,他管理着十几个乡镇的二十几所学校。他的工作越来越忙,加上我的教学任务也很重,我几乎和顾老师失去了联系。

我结婚的时候都有点犹豫请不请顾老师。我爸妈都说一定要请顾老师,他是你这一辈子的大恩人,不能忘记了。

可是结婚那天,却只见到师娘一个人来。师娘说今天顾主任要陪市局领导下去检查工作。

当时把我搞得有点尴尬,只好临时请我学校一位副校长做了主婚人。我当时心里对顾老师还是有点怨气的。

有一天当年补习班的同学跟我在县城街上见面说了几句话。他说:“顾老师变化太大了!”

“顾老师现在权力很大,管理着二十几所学校的财权和人事权。好多教师晋升职称都要给他送礼。每次他的生日全区所有初中小学的校长都会去随礼。”同学说。

自从当上老师以后对教育系统的一些事多少也有了些了解。但令人震惊的是顾老师怎么会变成了这样一个人。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