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冰生是一位大学生,他个子高高的,知识非常渊博,今年暑假他报名了一个荒野求生班

他们的主教练是潘永成,潘永成只是教了刘冰生几点基本的荒野求生技能就跑了,把刘冰生和其他两个人一起放到了海岛上。

·他们三人除了刘冰生,还有男生李佳明和一位女生陈心妍,他们乘着一艘小快艇前往了一个五六平方公里的海岛,他们每个人都带了一把小刀,一个单兵帐篷,还有一个打火石,这些可都是求生的基本装备。

他们一登岛就看到了一棵棵的椰子树,树上挂满了椰子,陈心妍看得流满了口水,想去摘一个。可惜那棵树实在是太高了,他爬不上去,只好放弃了。他们三个人经过一番商量,决定先把庇护所给建造完成。他们三人一同来到了一棵小树旁,纷纷抡起他们的刀子朝这小树砍了起来。不一会儿,一颗碗粗的小树被砍倒了,几个人七手八脚把一段树枝一分为四,作为四个底座又来到一棵椰子树旁,把椰子树三下五除二砍倒,把上面的叶子摘下来,再把叶子分出来,最后再把树干分成几段,再把它们切成平平的形状,做成地板。很快一个由树枝和叶子建成的简易庇护所完工了,干了半天的活,三个人的肚子都饿坏了。刘冰生之前看过很多的荒野求生视频认为在海岛上应该去赶海,其余两人举手答应了。

三人来到海边当时正好是退潮期,个人急忙撸起裤腿走到海水中,刘冰生看见了一个巨大的贝壳便把它捡了起来, 有一两斤重,他把贝壳拿在手上向两个队友炫耀,两个队友也个个收获颇多。李佳明抓到荔枝面包蟹,而陈心妍搞到了几只小海螺。他们几个心满意足地回到了庇护所

三人认为,在野外最普遍的把食物烧熟的方法便是烤制,于是他们三人生了一场火,可是他们用木棍制成的烧烤架很容易被火引燃,不耐用。于是他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等火熄灭以后,这些灰烬会有余热,把这些海鲜放到灰烬当中,他们自然而然就会熟。一会儿的功夫,这些烧烤全部熟了,贝壳张开了自己的两个护甲,露出肥嫩嫩的肉。三人看得馋得直流口水,三个人眨眼间便把这些食物吃完了,吃完了烤的东西,他们觉得非常渴,便拿刀把椰子撬开,吨吨吨的往嘴里灌椰子水,好不畅快呀!

三人就这样在庇护所里度过了第一天。第二天一大早,他们就被饥饿叫醒了,不能每一顿都吃海鲜呀,所以他们三人决定去找一找。李佳明找到了一些芭蕉,刘冰生三下五除二爬到芭蕉树上用把一串芭蕉砍了下来。三人回到庇护所,把芭蕉放在火上烤了烤吃了起来,吃完了芭蕉,三人决定去把庇护所加固一下。他们从岛上找来木棍和石头把房顶多铺了层木棍和树叶,这样避雨效果更好了,墙壁则用木棍和泥土作为挡风墙,不然将来刮风的时候很容易感冒。

转瞬间就到了中午,三人已经把庇护所加固的差不多了,便决定去找点吃的,可是现在是涨潮不方便去赶海,他们便再次来到芭蕉岭砍芭蕉,就这样过了两天,树上成熟的香蕉已经被烤完了,只剩下几株可怜巴巴的生香,蕉陈心妍决定制作一个机关用来捕捉海鲜,用一根木棍,还有一些柔韧性较强的藤条制作出了一个圈套,然后装上一系列的弹射系统,一个简易的捕蟹器就这么制作完成了。陈心妍小心翼翼地把捕蟹器放到的水中,便回到个庇护所,等待明天一早的好消息。

·这天一大早,陈心妍兴致冲冲地跑到海边,看自己物色的捕蟹器有没有收获。他兴奋地叫了起来。有货,有货,有大货,原来是一只大个头的面包蟹上钩了,陈心妍把面包蟹从捕蟹器机关上摘下来,然后与队友们一同把面包蟹烤了吃。面包蟹让三人吃的心满意足,身上又充满了能量。

三人认为每天这样吃有点不太健康,于是三人决定到海岛中央去寻找一些野菜。三人分好工,一个人去东南方向,一个人去西北方向,一个人走往正东走。找到一定量的野菜就返回避难所会合。傍晚夕阳西下三人回到了营地三人,各有收获。陈心妍收获到了一颗野生芒果树的幼苗和几个成熟的大芒果;刘冰生则收获了一些野菜;李佳明的收获最为丰厚,那是一些纯净水和几颗水草。

三人又到海中去捞了一些海带和一些贝壳和纯净水一起煮汤喝,这碗乱炖冒出了白白的水蒸气,看着三人只有口水满满。一大碗的乱炖被三人吃的一干二净,饭后他们还吃了一颗大芒果作为饭后水果。三人躺在庇护所里兴奋的聊天。陈心妍说:你俩看啊,我们这哪里像是在荒岛求生我觉得就是在度假吗?刘冰生却说陈心妍你不要这么乐观吗?某些时候我们也是需要注意一下的,李佳明在一旁沉默不语思考着明天应该怎么办?

今天三人起了个大早,再次去找岛内部进行探索。李佳明这次去了那个淡水源,采集了大量的淡水,刘冰生则收获了一些野菜,而陈心妍却什么也没有带回来,但是别人也没有责怪他,因为他发现了一个情报,那便是岛上有几只羊野羊。吃过了晚饭,三人坐在门口的沙滩上望着星空天上的星星,一眨一眨地看着三位求生者,好像在用光赐予他们的力量。

这是他们求生的第13天,三人吃了这么久的海鲜,想吃羊肉了,便决定去海岛内部去猎杀羊,三人做了充分的准备。他们做了几只标枪,还有石块,这都是他们猎羊的武器,三人来到当天发现猎羊的地方,他们发现有两三只羊在草地上悠闲的散步刘冰生说,一般在野外生存的野羊都非常的警觉,只要有一点动静,他们都会飞快地跑走,所以我们应该有一击致命,不然他们就会跑的一干二净,然后再也不到这儿来了,两人点头同意,他们三人同时举起了标枪,扔像一只黑白相间的野羊,那只野羊发出一声惨叫,栽倒在草丛中,三人兴奋极了,赶紧上前七手八脚地把野羊扛回营地烤羊肉吃,还用羊皮做了一床被子,以防冬天要用。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