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体育大学博士生导师熊晓正表示,现在有一种设想是让足球联赛退回到专业队,认为职业联赛改革步伐太快了,这种说法是不现实的,一旦足球由地方政府来投资举办,必然导致更大面积的萎缩,因为集体项目不容易出成绩,地方政府就没有动力,我们以前有过这方面的教训。

熊晓正说,足球改革的目的,是为了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寻找一条不同于专业体制的道路,如果从这个目标来说,足球改革应该说是成功的。第一,搭起了职业联赛的架子,按照现代足球模式来运行;第二,俱乐部参与投入后,足球的基本规模扩大了,人数、球队增多了,减少了对政府的依赖。他认为,足球联赛在上世纪90年代一度出现辉煌,目前出现问题是改革不彻底造成的,没有按照当时的改革思路继续走下去。

熊晓正认为,职业化足球是世界上通行的足球发展模式,中国足球目前面临的矛盾是体制冲突,仍然按照行政管理的方式管理市场化的职业足球,而没有按照市场模式去管理,“用旧的模式去管理新的东西,这怎么可能搞好呢?”

曾任中超联赛委员会秘书长的郎效农在其博客中提出,中国足协最初成立时设定的章程已符合国际足联的基本要求,并与大多数发达国家的协会章程较为接近,如果该章程能够得以较好落实,我国足球运动就能较为顺利地走上法制化、制度化和民主化的进程。但1997年,国家体委出台了运动项目管理中心制度,足球运动管理中心集决策与执行机构于一身,因而实质上取代了中国足协会员代表大会和执行委员会的职能,中国足协只剩下了一副“唯一代表国际足联和亚洲足联会员”的空皮囊。

郎效农说,这一变革的结果是,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往往以行政手段强制管理和干预已经社会化、市场化和职业化发展的足球运动,从而引发出重重矛盾和混乱。具体表现在足球管理者急功近利地片面维护极具争议的国字号球队长期集训制度,随意改变联赛赛制、升降级制度和竞赛日程,忽视青少年足球培养体系建设和青少年足球运动普及等长远性发展的基础性工作。

郎效农说:“目前我国足球运动管理混乱和绩效不佳的被动局面虽然有着多方面的原因,但以足球管理中心取代中国足协,以行政管理取代法制化、制度化和民主化管理,是其中最根本的体制性原因。如果中国足球的管理体制没有一个与时俱进的质的发展和进步,仅仅靠走马灯般地变换掌门,永远不会给我们带来新的更大的希望。”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