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亚运会男足半决赛,日本男足4-0战胜中国香港男足,晋级决赛。这支球队,已经不能简单说成是“日本几队”或者“U23”,它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日本大学生队”!

这是因为,日本亚运男足的22人名单里,有多达10人目前在大学里踢球!而留洋德国的佐藤惠允,也是从明治大学足球部直接加盟的不莱梅——从大学校队跨越到欧洲职业球队,所以实际上占了一半人数。

他们不是成名之后去大学“镀金”,而是真真正正的适龄在读大学生:后卫奥田勇斗是桃山学院大学的,今野息吹是法政大学的,吉田真那斗是鹿屋体育大学的,关根大辉是拓殖大学的,根本健太是流通经济大学的。

中场球员重见柾斗是福冈大学的,野翔太是拓殖大学的,山内翔和角昂志郎是筑波大学的,前锋内野航太郎也是筑波大学的——这三位都是三笘薰的大学学弟!

是的,现在英超乃至五大联赛最出色的亚洲球员之一三笘薰,就是一名大学毕业生。高中毕业时,他拒绝了川崎前锋的邀请,选择就读筑波大学。

按照三球王自己的说法:“我那时并没有信心能在川崎一线队立足,特别是我看到两位前辈三好康儿和板仓晃都在努力地为一线队资格打拼。考虑到将来,我觉得还是去筑波大学比较好。”

结果在大学的赛场上,三笘薰表现出色,获得代表日本队参加2017年世界大会的机会,并勇夺金牌。当然,他还写出了那篇著名的《关于足球1对1场景下攻击方信息处理的研究》的论文。

此外,日本国脚谷口彰悟也是毕业于筑波大学,是三笘薰的学长,相马勇纪毕业于名校早稻田大学。老将长友佑都更是通过高考考入日本名校明治大学的政治经济学部,在大学比赛里被东京FC的球探发现,才走上职业足球之路,并最终加盟国米。

不得不说,在体教结合这方面,日本做得非常出色。早在1978年,日本文部省就把足球纳入到小学体育课程当中,《日本青少年足球训练大纲》竟然包含U6、U8、U10三个年龄段。

日本初中全国足球大赛,已经举办了54届,日本高中足球大赛,今年更是已经来到101届!大学足球更是丰富多彩,除了全国性比赛之外,比如关东大学联赛,今年也是第97届了,历史相当悠久!

最重要的是,日本大学足球部和职业球队是打通的,从校园足球打出来的“学生党”,只要有天赋,既可以为职业球队踢球,同时也保留学生身份,即所谓“特别指定球员”,两不耽误,即便未来球踢得不好,人生发展有了保障。其实不光是足球,篮球世界杯上1米72的日本国手河村永辉,也是如此。

数据统计显示,日本大学生球员里有多达1%能进入J1联赛!2021年关东大学联赛冠军流通经济大学,12名2022届毕业生里面,就有7人拿到了J1联赛球队的offer!

这不禁让人想起了NCAA,所以,NBA能有源源不断地人才供给,日本足球也是如此,人才层出不穷,“大学生队”也能进入亚运会决赛。

我们都说中国足球越来越落后,其实根本原因,就是体教结合的问题,踢球的成本越来越高,踢球的途径越来越少,导致踢球的孩子也越来越少,从小学到初中、高中再到大学,有几个孩子能坚持下来?从校园足球去往职业足球发展,又几乎没有任何出路。

所以,再有天赋的“普通学生”,大学毕业之后也只能放弃足球的梦想,背着双肩包投入到社会打工人的洪流当中,顶多就是下了班看看球乐呵乐呵,吹嘘一下自己在大学的野球场上曾经多么牛过。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