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凌晨的卡塔尔世界杯小组赛E组的第三轮比赛,德国4:2战胜哥斯达黎加,三战积4分排名小组第三,无缘淘汰赛。

很多球迷把矛头指向主教练弗里克,认为是他的一根筋高压逼抢踢法把德国足球逼上绝路。

但是,如果我们稍微了解德国足球,就知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德国足球的问题不仅仅是弗里克的德式高压逼抢。

瓜迪奥拉莅临德甲,带来了技术传控足球,对于德甲和德国国家队的改变是革命性的。

2014年世界杯,德国队半决赛7:1血洗东道主巴西,使巴西的一代人产生心理阴影,一时间勒夫的传控足球风头无两。

2014年世界杯呈现在世界面前的德国队,是历史上脚下技术最细腻、传切能力最强、掌控力最好的一届德国国家队。

而此时勒夫国家队暴露出与瓜迪奥拉执教的乐部球队的最大不同,那就是豪门球队可以全世界购买球员,而勒夫对于克洛泽和拉姆们的功成身退却后无来者无可奈何。

第一,勒夫的传控足球逐渐被对手熟悉,对手用简单的低位防守加快速反击连续把德国队逼入绝境。

第二,德国队的阵容老化严重,勒夫对于夺冠老臣明显过于留恋,导致全队都在吃老本儿。

第三,德国队锋无力,维尔纳被喷成筛子,说明他的缺席,不是卡塔尔世界杯弗里克的德国队出局的原因。

三,弗里克作为勒夫的助理教练接手国家队,一味的粗暴高压逼抢和无锋阵,使德国队的青黄不接问题得到放大。

弗里克就是一个标准的朗尼克信徒,他的足球哲学就是粗暴的前场高压到底,他是一个激进版的勒夫。

本届世界杯德国队的最大看点就是弗里克的德式高压如何对勒夫的传控传法进行修正。

其实客观地说,德国队在本届世界杯小组赛的表现基本算是正常,他们的最大错误就是在对阵日本队的比赛中过于轻敌导致了比赛的覆水难收。

但是,德国队的连续错失良机,最清楚反映的问题就是德国队的锋无力和随之而来的无锋阵问题。

其实现在这支德国队的问题不是传控,是边路压迫、中场硬度和禁区效率不足。前场没有效率和压迫,一旦丢失球权就会让对手迅速打出反击,他们面对日本和哥斯达黎加全部在领先后被反超,已经说明了一切。

而菲尔克鲁格连续上场后给对方后卫线带来的混乱,则生动说明了弗里克战术最根本的问题,依旧还是无锋阵。

接下来的问题则指向了德国队在克洛泽和戈麦斯之后德国队一直就存在着的中锋断档问题。

最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本届世界杯德国队的唯一发现穆西亚拉,出身于英格兰的南安普顿和切尔西梯队。

四,从德甲的50+1政策,到德甲的本土球员人数限制,封闭的德甲与开放的英超,竟然在德国与英格兰国家队的表现上形成了鲜明对比让人深思。

现在我们回过头看德国青训引以为傲的88-92黄金一代,除了克罗斯,并没有什么扛鼎级别的人物,克罗斯的教练父亲身份,使他完全没有任何的德国青训成功代表性。

从2009年以后,德国足球在世青赛中没进过决赛,最近连参加资格都拿不到了,相比西班牙、法国和英格兰,德国足球现在已经提前输掉了未来十年。

2022年11月15日,刚刚上任的意大利足协主席塔维奇宣布自己正在酝酿一场意大利足球的重大变革。

从塔维奇的开倒车复辟,就知道拒绝与时俱进的意大利无缘卡塔尔世界杯的原因。

从德甲拒绝外来资本的50+1政策,到德甲的本土球员人数限制,封闭的德甲与开放的英超,竟然在德国与英格兰国家队的表现上形成了鲜明对比让人深思。

虽然德甲作为一个商业联盟没有为国家队服务的义务,但是过度的保护竟然导致了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南辕北辙,确实有太多的说明意义。

说句难听话,只要拜仁继续逍遥成为南大王,那德甲就依旧与法甲一起并称为农民联赛。

而法国国家队有整个非洲作为人才库,德国国家队的来源只剩下德甲和会高抬腿的吕迪格。

除非再出现下一个拉姆,下一个克洛泽和下一个施魏因施泰格,否则下一届世界杯,德国队的终极归宿,依旧会是在小组赛的拼搏之后成为别人成功路上的垫脚石。

只不过当德国连续三届世界杯小组赛出局,所有人都会变得心平气和,因为这种不光彩的帽子戏法,已经完全算不上是爆冷。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