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物浦2比1逆转纽卡,顶着上半场落后的局面,外加范戴克的那张直红,红军的追击打的并不容易。结果到了生死时刻,克洛普用若塔和努涅斯赌了一把,努涅斯终于找到了努角,利物浦连入两球逃出生天。

考虑到纽卡的投入,以及两队同为争四对手的关系,两队很可能会在未来几年成为英超的死敌。纽卡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挑衅的机会,上半场阿诺德犯规逃过两黄变一红,纽卡助教廷德尔在边线处与克洛普发生了口角,并对克洛普做出了噤声的手势。然而,克洛普和利物浦到底还是用实力说话,连续两场比赛十人作战后,利物浦对纽卡的领先优势已经来到了4分。

虽说输了比赛,然而在场面上,纽卡已然统治了利物浦。即便不考虑人数优势,在兵家必争之地的中场,纽卡拿到了60%的控球率,这让他们在25分钟取得领先后依旧倾其所有的进攻,全场打出了23比9的射门比,依靠着英式球队的身体对抗,外加优质中场带来的个人能力加持,同样是三中场,纽卡的433显然比利物浦更加顺畅。

事实上,克洛普也看到了自家中场的问题。第58分钟红军第一次主动换人,远藤航被埃利奥特对位换下——日本国脚全场贡献两次抢断和一次解围,长传球不过一次,虽说人数劣势下比赛不好打,但他并不能提供球队急需的拦截和单防能力。

德甲时期,远藤航是斯图加特出品的扫荡机器,强硬的顶防和大范围的补位是他吃饭的家伙。但到了利物浦之后,远藤航的位置更像是一个低位防守者,红军只是让他落位于双中卫之前,并不让他参与大规模前顶——这不是克洛普保守,远藤航的能力也的确未必能适应英超,他一度想上前限制吉马良斯,但对手只是用了一步节奏变化,就把远藤航过了……

在人才培养的逻辑上,德甲是更注重团队意识的流派,这样做的好处是球员的战术素养不错,能做到即插即用,送到豪门球队里不说成为超级巨星,成为主要轮换还是没问题的。

但这种培养模式下,球员的个人能力其实是很容易出问题的。这几年,德甲没少往英超倒腾联赛出品的全能中场,但大多数球员的单防都成问题:扎卡的拦截总是慢一拍,京多安单后腰的防守表现只能让人无限怀念费鸟,凯塔的防守意识踢八号位都费劲……

注重团队效率,轻视个人技艺培养,这似乎已经成了德甲的命门。当年道格拉斯-科斯塔加盟拜仁的时候,一个煲汤就能让大家认识德甲所有的边后卫,这是狗剩个人爆发力足够出色,也把德国足球最后的底裤扒在了地上。在对足球教练模式进行改革后,德国足球诞生了魏斯魏勒学院,但近几代国家队的失败证明,战术的钻研并不能弥补技术的差距,在个人能力的培养逻辑方面,德国足球落后的实在太多了。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